刘泾
刘泾字巨济,号前溪,简州阳安(今四川简阳)人。熙宁六年(1073)进士。为太学博士。元符末,官至职方郎中。米芾、苏轼之书画友。苏轼答刘泾诗云:“细书千纸杂真行。”鲜于伯机藏杂帖一册,内有刘泾墨帖一纸。善作林石槎竹,笔墨狂逸,体制拔俗。亦工墨竹,以圆笔作叶,成都太智院法堂有松竹画壁各一堵。卒年五十八。《宋史本传、画继、东坡集、云烟过眼录、图绘宝鉴》


刘泾字巨济,号前溪,简州阳安(今四川简阳)人。熙宁六年(1073)进士。为太学博士。元符末,官至职方郎中。米芾苏轼之书画友。苏轼答刘泾诗云:细书千纸杂真行。鲜于伯机藏杂帖一册,内有刘泾墨帖一纸。善作林石槎竹,笔墨狂逸,体制拔俗。亦工墨竹,以圆笔作叶,成都太智院法堂有松竹画壁各一堵。卒年五十八。《宋史本传、画继、东坡集、云烟过眼录、图绘宝鉴》

减字木兰花

宋代:刘泾

凭谁妙笔。横扫素缣三百尺。天下应无。此是钱塘湖上图。(刘泾)

一般奇绝。云淡天高秋夜月。费尽丹青。只这些儿画不成。(仲殊

夏初临(夏景)

宋代:刘泾

泛水新荷,舞风轻燕,园林夏日初长。庭树阴浓,雏莺学弄新簧。小桥飞入横塘。跨青苹、绿藻幽香。朱阑斜倚,霜纨未摇,衣袂先凉。

歌欢稀遇,怨别多同,路遥水远,烟淡梅黄。轻衫短帽,相携洞府流觞。况有红妆。醉归来、宝蜡成行。拂牙床。纱厨半开,月在回廊。

三岩游

宋代:刘泾

混成初造物,幽绝故离群。入户清容月,分栖淡借云。

木阴阑暑气,泉滴厌秋闻。欲索秦人记,消磨篆不文。

天王寺

宋代:刘泾

金碧为家定化城,书床南偃略相迎。人间蝶梦正深黑,天上木鱼初发明。

半里好风招隐士,一枝枯竹助闲行。已惭怀绂无高致,可更标门著姓名。

溪雨亭

宋代:刘泾

尘土孤城空自忙,不知精舍早秋凉。林间曲折磬三里,天上金光月满堂。

净饭打鱼刳老木,寒灰添火爇明香。鹁鸠山脚溪声好,流入人间雨意长。

青城山

宋代:刘泾

拔地山争秀,藏天谷受虚。云开西蜀后,木老避秦初。

题韩溪

宋代:刘泾

豪杰相从意气中,怜才倾倒独萧公。后来可是无奇客,东阁投名尚不通。

留题钓台

宋代:刘泾

水绿山青人可知,不知生气得之谁。钓竿已属严公手,直到元英解道诗。

仙都山

宋代:刘泾

石城云屋抱浮丘,正是真人旧括州。会掷仙图争少胜,不知身到洞天游。

石洞门 其二

宋代:刘泾

未逢仙手破天荒,我得披云第一章。它日爱奇思谢客,却须因事忆刘郎。

混元峰

宋代:刘泾

青泥切石剑无迹,丹水含英鼎飞出。仙风绝尘鸡犬喧,杉松老大如人立。

题笼空岩

宋代:刘泾

苍崖如堂水如布,桥危如绳石如锯。不有樵夫踏破云,世间可复知深处。

元章好古过人书画惊世起余作歌

宋代:刘泾

天下爱奇人没量,奇不谀人奇解相。奇人奇物方合璧,乞与世间人物样。

六朝唐盛始兼得,访古知名已萧爽。人亡物丧付衰梦,注想后来逢好尚。

元章心自鉴秋月,一路仍行九霄上。家时菜色无斗粟,书画奇奇世人望。

譬如大海沈百宝,尔辈乘风得之浪。二王褚陆已天作,老顾如来更天匠。

其馀缇袭凡几重,但见光明烂垂象。珍犀瑞锦扶兰茝,龙跃鸾惊诃魍魉。

金仙讵敢触以手,雪子玉人聊置掌。余家僻素最沈著,退舍还师觉难傍。

世人往往力能干,未免目虾终惚恍。缄机伪谬各臣妾,未睹堂堂笔中王。

袖间涩缩气如线,净几明窗谩瞻仰。从来所有万钱价,不即臭帤当火葬。

倾心妙绝岂求胜,妄意临摹须杀谤。端居自号书一品,好事如封绘三藏。

诸郎青出即护持,未肯充饥谬为驵。余衰二物拟高阁,子可专之世无两。

书来诗往但悠悠,尘土欺人正惆怅。

和米元章龙真行

宋代:刘泾

秦火荡焚天地赤,孔堂坏后无馀壁。不知科斗六书文,化作龙蛇二王迹。

集贤他日作仙久,官姓篆章存历历。自怜黄眼未亲逢,一段因依徒夺魄。

元章挥洒早惊动,秘箧墨皇曾敬识。孤标未要后生知,劣许下官论莫逆。

好奇举世不多得,神物尤来终变易。神锋双合会有时,真玺一飞无处觅。

颇闻秘箧作讹语,别有扰龙招异客。不如乾没归去来,胜在个家遭水厄。

登麻姑山 其一

宋代:刘泾

溪行爱宛转,石坐怜皴苍。白云起目前,如鹤两翼张。

蜕我衣上尘,驾之以翱翔。欲揽恍不接,身在意飘扬。

登麻姑山 其二

宋代:刘泾

石鼓埋入地,荆璧飞上天。呜呼鲁公碑,风雨三百年。

爱字不爱石,磨灭安得传。不敢手触之,谓是甘棠篇。

葛仙坛 其一

宋代:刘泾

天风吹馀晦,万木晴扶疏。寒云淡山色,水墨涨秋图。

驾言寥廓中,一径渺盘纡。却首谢尘世,培塿而潢污。

葛仙坛 其二

宋代:刘泾

谢公好登山,折屐第三谷。麻姑乃不到,颇负登山足。

寒杉鸣古珰,涧道泻淙玉。筇竹白接?,吾将追往躅。